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集結號的博客

我以本真对大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北京,长在哈尔滨,磨练在农场,上学在沈阳,工作在天津,退休回到原点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怀旧之旅有感(七)  

2011-10-07 08:19:21|  分类: 重返农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  ————八角楼

  那个八角楼,是一个别具一格的建筑,给永丰的荒友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有许多知青朋友回返时,都在那里留了影。很多没有回农场的朋友也常常问起:“那个八角楼还在吗?”这次修建高速公路,我就特意问博友大唐贵人:“公路拓宽到哪儿啊?是不是要拆八角楼啊?”
  这次回永丰看到公路的确拓宽了许多,但八角楼还在,只是长满了很高很高的荒草,已经拍不了照片啦,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到那里去了。比下面这张07年的照片还荒芜许多。

怀旧之旅有感(七) - 集结号 - 集結號的博客其实八角楼是六角,而且它也不是楼,但是很奇怪,大家不约而同的为它起了这么个名字,无论是哪个分场的知青,无论是哪一地的知青,都习惯的这么称呼它。我看到过不少知青朋友都在这里留过影,有的还做成了光盘,可见即便是有一天它被拆除了,它在人们中的印象也不会消失。

  八角楼对我下乡的每一天都很重要,因为我下乡的第一天到最后一天都没离开过场部,而这是场部仅有的两个厕所之一,有时一天不止一次去它那里报到,我最初的宿舍紧靠南头,离它也最近。至今还记得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那一次。

  那天是个礼拜一,早晨金桂芳金大夫说:“先把一分场的那个癌症的输液处理了,他昨天请假回一分场了,误了一天的点滴。”于是我端着托盘,和金大夫同去。那个小病房是个独间,在最里头。门被掩住了,推不开,金大夫说:“不好!”用脚踹开门,只见那个老头用绳子把自己吊死在床头上了,舌头吐出半截……这是我一生第一次看到的死人。过去只听说过悬梁自尽,还不知道原来这么矮的床头也能上吊。

  晚上,想去八角楼厕所,出了门就犹豫了,这么黑的天,那个吊死的鬼会不会来啊?要不要找个人作伴一块儿去啊?又一想:这么胆小,以后还怎么做医务工作啊?今天就是考验,过不了这一关,趁早放弃卫生院算了。于是自己仗着胆向那个幽黑的八角楼走去,一路不敢回头,也不敢左右张望,到了那里站定了,听听什么动静也没有。奥,不知道是不是世界上真的没有鬼,还是那个鬼念我平时给他打过针,对他不错,还是怎么怎么…反正我又一步一步回到宿舍,长叹一声,终于闯过了那一关。

  多少年后在天津,住在体育学院的院儿里,前楼也就是教学楼的南面有一间解剖室,可以从外面看到有一副骨架平时披着一件外衣,站在那里。我那时每个周一的早晨要起大早赶通勤车,那里是必经之地,总是家正的弟弟送我,后来弟弟跟我说:我哥胆小,送你去是没问题的,可回来怎么办呢?家正的胆小在天津体育学院是出了名的,据说一次解剖课,老师让他去把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捞出来,他一伸手就失去了知觉,醒来一看,被老师和同学放在解剖台上,呵呵,死人没捞上来自己差点吓死。我的胆量就是从八角楼练出来的,一生对我都很重要。

  八角楼迟早被拆掉的,它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怀旧之旅有感(七) - 集结号 - 集結號的博客
 

  

  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2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