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集結號的博客

我以本真对大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北京,长在哈尔滨,磨练在农场,上学在沈阳,工作在天津,退休回到原点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挑担不换肩】  

2010-05-22 00:09:58|  分类: 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
  ‘顺齐自然’说我的工作用不上挑担,回你的话:我的担子可担得不比你少啊!正是因为我不会双肩挑,所以吃了不少苦头呢。

  我在铁三局实习的时候,跟着电务队架设沈丹复线,就是沈阳--丹东的铁路通信线路。知道铁横担有多重吗?再挂上八个瓷瓶八套穿钉,更困难的是铁路是逢山穿洞,遇水搭桥啊。我们每天都扛着铁横担上山,因为汽车上不去,全凭我们双肩扛了,肩都磨破了压肿了,咬着牙爬山路,那叫一个苦啊!

  记得《李双双》里有个歌:小扁担三尺三,姐妹们挑上不换肩。我倒是想换肩,可我哪儿会呀!所以人家是双肩我是一个肩,但是不敢掉队,要是把你落在荒山野岭可不行。到了地方还得架线,吊横担装瓷瓶绑铁线,现在想起来,真不知道我是怎么能把那根横担架上去的。在铁路站段都是男生干的活,在铁三局可真是把人炼成铁了。

  情义深深那天不是要看我的工作照吗?我就放大了让你看吧。

            (这是绑瓷瓶)【挑担不换肩】 - 卫生院集结号 - 徐惠峥的博客
 
【挑担不换肩】 - 卫生院集结号 - 徐惠峥的博客 (这是“叫线”)

  在野外作业,早晨出来带着几个馒头,中午把木箱劈吧劈把,用喷灯点着了烤馒头就咸菜吃。晚上回去找帐篷,因为几乎两天就得挪一个站,早晨出来在这个站晚上就弃营拔寨换新地方了。常常还要趴火车,吊车门儿,赶不上车回不了营地就倒大霉了,所以豁老命也要赶上那趟车。

  我还有过从电杆上掉下来的经历,那是一个油浸杆,也叫油炸杆,(还是个“双接腿儿”的杆子),浸过沥青特别硬,脚扣子扎不进,踩不住就会秃噜,幸亏我们班一个外号叫“上海”的男生,在下面截了一下,要不我就滚到山坡下面去了。把“上海”砸的够呛,我那件工作服也全都磨破了

  现在通信已经没有明线了,都变成地下电缆、光缆、无线、数字、计算机了,我们这一代是见证了通信事业的飞速发展进程,也是因为技术老化被淘汰的最惨的一代。我们在校学的是步进制交换机,毕了业就改纵横制交换机,后来数字时代就到来了,想与时俱进都不给你这个机会了。无奈的老三届啊!什么好事儿都赶得上的老三届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