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集結號的博客

我以本真对大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北京,长在哈尔滨,磨练在农场,上学在沈阳,工作在天津,退休回到原点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祭豆饼】  

2010-04-02 17:15:18|  分类: 清明祭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祭豆饼】 - 卫生院集结号 - 徐惠峥的博客
  他叫谷小麦,河北保定人士,生前是新编五十一师辎重营上等兵,打过仗没上过学。去缅甸之前十九岁。其实,这些都已不重要了,远征军里这样的孩子很多,就像他的绰号一样,这张豆饼与那张豆饼没什么两样。重要的是,他的故事我是深信不疑,他的形象我是刻骨铭心,我为他感动过,我为他大哭过,在此清明祭扫之际,他,是我不能不提的人,否则我会郁闷之极。
  战争就是这样残酷,豆饼在从怒江西岸逃回东岸时,受了伤没能登上竹筏,被江水冲走了。也许是因为年轻生命力强,他没死,活着爬回禅达时已奄奄一息了,他幸运的被送进医院捡回烂命一条。在南天门的地道口没炸开,敌人机枪扫射的关键时刻,团长急得直撞头。豆饼是马克沁机枪的副射手,但枪架被遗失在地道里了。为了保住整个队伍的生命,迷龙选择了让豆饼代替支架,不,应该是他俩的共同选择。迷龙也是迫不得已,战争就是这么残酷,一点点失误就会酿成大祸,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  豆饼也是幸福的,他开始有要麻照顾,要麻牺牲了,团长说:”豆饼,你没有老大咧“。后来迷龙发誓要对豆饼好,但是残酷的战争环境使之无法兑现。兽医也对豆饼好,虽然他做的也只能是为他擦洗干净一身的血污,为他守侯了一夜。但是豆饼似乎是对这些已经很满足了,他没有烦啦的牢骚,迷龙的愤怒,兽医的伤心,康丫的不足与死啦死啦的孤独和疲惫。他单纯,他憨厚,他苦并快乐着。直到平静的滚入雷区,他还是笑着说:“迷龙哥,我歇会儿”,”我走了,回家了“。
  没有勋章,他在战后被列为失踪人员。没有墓碑,他在雷区里成了碎片。没有记载,他只是个小卒,是远征军二十万阵亡名单里的1/200000 。我与一些朋友交谈至此时,我们都哽咽在喉。一定会有人觉得我写得滑稽可笑,但我不能因为别人的觉得而停下笔来。在如今这个嘈杂鼎沸的年代,我的声音注定是要被淹没;在现实这信息爆炸的年代,我的文字注定是要被掩盖;之所以我还在这里说,其实是在听,也是在倾听知音的声音。
  我一遍一遍的看,一遍一遍的写,其实是在一遍一遍的梳理自己的思绪,一遍一遍的反思事情的前因后果。第一遍我埋怨豆饼为什么会把枪架落在汽油桶里?但我随后想到:他拖着那么重的弹药箱、重机枪,他还是个孩子啊,这已经超出了他应该负担的重负了!第二遍我埋怨迷龙怎么那么残忍?烦啦喊道:”那是马克沁,会死人的“。可他厉声呵斥:”快,续弹!“。随即我想到,他有的选择吗?稍有迟疑就会有更多的人死去!第三遍我埋怨那该死的上峰,还有那上峰的上峰。再看的时候,我谁都不埋怨了,我想通了,这就是战争的根源,这就是人性。
  有朋友说我想得太多了,我不知为什么竟模仿着龙文章的动作拍了拍脑袋,对朋友说:“有这儿吧?都有这儿吧?…什么时候也用一用啊?!”我想起龙文章在两岸对轰时说的一句话:“我见了你们,这儿疼”,他使劲儿捶着胸口说“非常非常疼”!是啊,我们要学会反思,不要让小豆饼白死,不要等人都死了再补一句:“哀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祭豆饼】 - 卫生院集结号 - 徐惠峥的博客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