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集結號的博客

我以本真对大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北京,长在哈尔滨,磨练在农场,上学在沈阳,工作在天津,退休回到原点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“换-大米”】  

2010-02-16 11:32:55|  分类: 知青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 偶尔看到一个‘精彩小品回放’节目:黄宏的“换-大米”,钩起我当年卖大米的回忆。
  我们三连八班众姐妹都有卖××的经历,至今提起还情绪盎然,乐此不疲。因为我们八班干活玩命,当年被评为四好班,可奇怪的是,四好班里竟没有一个五好战士,后来才知道原因是出身成分都不咋样。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我们的改造意识比红五类更强一些,尽管里面情况蛮复杂,有叛徒嫌疑子女,有特务子女,有反动技术权威子女,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子女,有地主富农子女……但是,但是我们都被刷上了一个颜色:黑。更令人拍案惊奇的是,基干连成立了,三连被打入冷宫调去南阳,我们八班居然被留在了场部!哇,从当时到现在我都百思不得其解,不知道老天爷那天哪只眼没睁开。
  于是,美丽的大瞎虻卖上了酱油,精灵的小鬼儿卖上了咸菜,可爱的驴卖上了铅笔,可怜的面条卖上了花布,可恨的大赖管进货,老蛮牛卖球鞋,也许我记得不准确,但有一件我是不会记错的:勤劳的猫与可恶的兔子卖上了大米。其实我们班的人,绝大部分知青都见过,只要你去过场部供销社,只不过有的忘记了。但我可能大家就见得少了,因为卖大米只跟家属区和几个连的司务长打交道。
  卖粮跟卖扣儿不一样,那是要卖把子力气的,我现在老腰上的伤就是那时练的。不过永丰的酒叫稻花香,是用稻稗籽酿的,那是北安一带远近闻名的,我喝酒的功夫也是那时练得。(开玩笑,只是天天闻没喝过)
  再后来,我们八班散了,有的转战回了南阳,有的去了工业大队,我就晕的忽的去了卫生院。去年去看金大夫时,她老人家还说:“当年很多人都问,你是什么背景啊?”我笑了:“那是鬼使神差,嫌我扛麻袋没劲儿。”(还是玩笑,据说工业队许主任说我干的不错,力荐。从没说过一声谢谢,在此您老受我四十年迟到的一拜。)
  【“换-大米”】 - 卫生院集结号 - 徐惠峥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