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集結號的博客

我以本真对大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北京,长在哈尔滨,磨练在农场,上学在沈阳,工作在天津,退休回到原点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大年夜,我这样度过】  

2010-02-14 11:48:08|  分类: 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年,对我俩是关,我们的年关是这样度过的。

  拜年的短信接了太多,我一一的笑答谢谢。只有高凤霞的短信使我停滞了许久:她说不想说太多的套话,只想说两个字:牵挂 

  从来也不想提起,永远也不会忘记……但今年我在犹豫过后勇敢的提起。因为此前我听了毕淑敏老师的讲课,很有触动;因为我知道在同龄人中与我有同感的,不只我一个;因为我们到了这个年纪,路是迟早的路。吉祥的话,昨天已经说了太多,太累了。看到朋友、荒友加同学的一声牵挂我泪水缓缓地流下,毕老师说要让眼泪流出来。要让眼泪尽情流,流下的是痛苦,留下的是幸福,这话我只说给听得懂的人。泪流完了我跑去MSN对她说:“小霞,放心吧”。我也对所有心疼我牵挂我的人说:放心吧。

  年前有很多亲朋好友邀请我去过年,我没答应。过年是合家团圆,少一个多一个都不圆满。而且,即便只有我们俩也是一个家,不是王宝强唱了一首歌吗,有钱没钱回家过年。我有两个理由:

  一是,在谁家也不如在自己家里随便,金窝银窝不如自己个的狗窝嘛。

  二是,每年咪都被鞭炮声吓得乱躲乱藏,去年一头钻在床垫子下面十八个小时,不肯出来。夜深了,炮停了,我说出来透口气吧,就算不吃也得方便方便吧。谁知我去拽它,它给了我一爪……呵呵。今年我早早给它在柜子深处打造了一个既隐蔽有透气的小地方,让它试了试比较满意。此刻,它还藏在那里。咪是我的伴儿,在我最孤独的时候陪伴了我,过年是它最可怕的关口,我怎能弃它而去呢?!

             【大年夜,我这样度过】 - 卫生院集结号 - 徐惠峥的博客

  如果允许人投票是否可以放鞭炮,我投反对票,但我同意放礼花或放模拟炮。咪咪对辨别真假有特殊的功能,无论多激烈的战争片,多火爆的枪炮声,它都会趴在电视机旁呼噜呼噜大睡,但楼下一声小炮,它会慌不择路。它心里明白只是说不出来,况且它的叫声又是那么微弱,淹没在一片虎啸之中……

 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