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集結號的博客

我以本真对大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北京,长在哈尔滨,磨练在农场,上学在沈阳,工作在天津,退休回到原点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回复'从大荒走向大海'】  

2010-01-28 14:29:52|  分类: 知青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“适应”,让我想起刚到农场时经常说的一句话:“要想改变环境,就得先适应环境。”可是适应了,还能改变吗?

  【回复从大荒走向大海】 - 卫生院集结号 - 徐惠峥的博客我为什么在这里回复呢?因为你提的问题太富有哲理,把我难住了。我得一边码字,一边思索,一边领悟。而且你得给我一点时间,去拜读完你的新书,不然会班门弄斧闹出笑话来。其实‘适应’与‘改变’的问题应该交给哲学家们去回答,我只想说说自己的感受,胡言乱语几句。
  你走过大荒,也走过大海,我们改变了大荒什么,改变了大海什么呢?改变与适应不是对立的关系,而是相辅相成的关系。没有适应不能生存何谈改变?没有改变又何谈适应呢?好像有点绕嘴,其实不是。改变’与‘适应’应该合成一个词,叫‘顺应’:顺从自然,做出反应。
  你想,我们在永丰战天斗地这么多年,改变了什么呢?冬天还是那样的冷,讷莫尔河还是照流。只是出现了一些变动,不是本质的改变:比如房子,从土房升成了砖楼;比如卫生院,从南边移到了北边;比如药泉水,从石头缝里接上了自来水管;比如五大连池,从自然景区变成收门票。这都是应运而生,如果咱改变种地播种的时间,如果咱把办公楼建在河堤上,那老天爷是会给点脸色看看的。
  记得李树原给我讲过一个故事:他们的轮船在台湾海峡(大概是)遇到了沉船落水的难民。我说:“捞上来不就得了”【回复从大荒走向大海】 - 卫生院集结号 - 徐惠峥的博客你肯定笑我太无知了,你肯定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的。他把船开出去很远很远,然后等待顺风顺水的时机,急转船头开回来救起两个。再开过去很远,再调转船头救起一个。这样折腾了数次吧。据说国务院还给了他们嘉奖,但有碍于老百姓不需要知道的机密,没有公开嘉奖。我是说,对大海咱要顺应潮流,违则定会人毁船翻,改变是休想。
  总之,年轻时总想改变点儿什么,改变环境,改变命运,与天奋斗其乐无穷。老了觉得还是不要去改变什么,因为我们改变不了什么,顺应就好。你说呢?不,看来你还不没老。

  顺便提到:李树原是你同学吗?他遇到过真正的海盗喂!遇海盗一点都不浪漫。

  顺便提到:下面是我MSN空间里的一篇日记:刚才去[团长贴吧]逛了一圈,出乎意外的是:团长风波都过去这么久了,那里的网友们讨论起团剧来,还是那么津津乐道。虽然现在是数九寒天,那里却是山花烂漫。随手折下几只小花带回来欣赏:
  [朝露忧思连的那句也不错:
  孟烦了说:你不可能做成他那样的人。
  何莫修说:我喜欢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。
【回复从大荒走向大海】 - 卫生院集结号 - 徐惠峥的博客我转这段是为寻觅知音。
  
  
  

  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